主办机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农业行业分会 (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 | 海外协办:美国海洋展览公司 Sea Fare Expositions, Inc.

头足类海产品在国际市场的贸易呈现不同状态

4756

来自SeafoodMedia 6月23日消息,头足类动物行业高度依赖餐饮业,随着餐馆和酒店因疫情而关闭,销售额“大幅下降”。到2020年底,行业出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为2021年给予希望很大,然而,章鱼和鱿鱼的贸易量呈现不同趋势。

 

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州,2020年的章鱼捕鱼量是十年来的最低值,导致销量下降了50%。2019年的渔获量约1.6万吨,而到2020年10月底,只有8000吨。墨西哥2020年的章鱼出口量低于2019年。

 

2020年摩洛哥的章鱼产量非常好,因此,这对市场产生了影响。

 

在跌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后,欧洲市场的章鱼价格从2020年10月开始再次上涨。在地中海地区,暑假通常是章鱼销售的旺季,疫情没有影响到销量出现下降。

 

在10月1日结束的捕鱼季快结束时,毛里塔尼亚的出口商注意到西班牙的价格有所上涨。

 

与2019年同期相比,2020年前9个月日本的章鱼(所有种类)进口量下降了2.6%。然而,两个最大的供应国,毛里塔尼亚和摩洛哥,对日本的出口量分别增加了17.5%和24.2%。

 

与2019年同期相比, 2020年前9个月韩国的章鱼进口量几乎没有变化,为5.06万吨。中国加强了其作为最大供应国的地位,向韩国出口了22102吨章鱼,较2019年增加6.6%。

 

秘鲁拥有世界上大约49%的大鱿鱼库存,100%的渔获来自手工捕捞,然而,国际买家担心渔业管理不善,如果手工船队和渔业得不到适当管制,就有可能被列为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IUU)渔业。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秘鲁鱿鱼捕捞业将面临巨大的市场挑战。

 

在南太平洋水域的中国鱿鱼捕鱼者的数量在过去的九年里翻了两番。10月下旬,在秘鲁专属经济区附近发现300多艘中国船只,虽然南美国家对在其水域捕捞鱿鱼设定了配额限制,但对在国际水域航行的船只却没有限制。

 

中国远洋渔港舟山港的入港货物数量大幅增加。2020年前10个月,舟山的鱿鱼进口量比2019年增加了13%,从30万吨增加到34万吨。

 

2020年前11个月,韩国进口的冷冻鱿鱼片25224吨,比2019年同期的23234吨增加了9%。价格已经下降。11月的平均进口价格为每公斤1.48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6%。

 

2020年前9个月,日本的鱿鱼和墨鱼进口量下降了5%,至108756吨。中国和秘鲁对其的出口分别下降7.1%和36.2%。

 

与2019年同期相比,2020年前9个月,中国的鱿鱼和墨鱼进口量也下降了20%。2019年,秘鲁是中国最大的供应国,到2020年,秘鲁对中国的出口量减少了65%,从71439吨减少到25172吨。

 

2020年前三个季度,西班牙进口的鱿鱼和墨鱼也减少了,为162826吨,该数字低于2018年的235125吨和2019年的217036吨。

 

摩洛哥的鱿鱼价格仍远低于2020年的价格,尽管年底前出现了一些改善。去年8月,摩洛哥鱿鱼的价格达到了近年来的最低水平。到今年年底,西班牙的需求似乎有所上升,但产量却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