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机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农业行业分会 (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 | 海外协办:美国海洋展览公司 Sea Fare Expositions, Inc.

集装箱航运遇十字路口:是放缓还是“狂欢”

50810

来自SeafoodNews 4月14日消息,疲软的消费需求是否会抑制进口,从而最终缓解港口拥堵,释放集装箱船运力,并导致海运现货价格下跌?这是“大放松”的开始吗?或者,美国西海岸港口拥堵的缓解是因为新冠肺炎封锁导致对中国出口暂时减少,再加上拥堵向东海岸港口转移?经济是否依然强劲,海运市场的基本面是否依然坚挺,港口危机是否将在下半年恶化,从而推高现货价格?

 

Flexport的经济学家Phil Levy对美国托运人表示,你仍然可以从各个方面讲合理的故事,而我们一直在寻找所有的信号,以照亮一条路,并让一些无可辩驳的事情发生,但各方都在继续发出强烈的信号。

 

不同的货运指数说明了不同的情况:

 

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 是领先的独立能源与大宗商品市场信息、基准价格和分析提供商,其全球集装箱货运执行总编George Griffiths表示,目前(亚洲-西海岸航线)的需求相当低,几乎不合时宜,往年中国春节后会有一段间歇期,但今年的跌幅比往年更大。

 

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对亚洲-西海岸航线以长度为40英尺为国际计量单位(FEU)的费率预估为8000美元,不包括附加费,比3月初的价格FEU9500美元,下滑16%。

 

全球金融信息巨头麦格希集团旗下普氏能源资讯(Platts)指出,目前亚洲-东海岸的运费为FEU12000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今年迄今为止上涨了10%。Platts是全球领先的能源和金属信息提供商。

 

伦敦航运咨询公司德鲁里(Drewry)对上海至洛杉矶的估价为FEU8824美元,这与3月初的10986美元相比,下降了20%,与Platts的数据大致相符。但Drewry认为,上海至纽约运费为FEU 11303美元,较1月份13987美元的高点下跌了19%,与Platts报道的上涨趋势相反。

 

根据运价基准公司Xeneta的数据,远东-西海岸运费FEU 8752美元,外加1967-5503的可选保费,这比1月2日的8021美元增长了9%。与Drewry和Platts显示的下跌趋势相反。

 

波罗的海日运价指数(Freightos Baltic Daily Index)显示的费率高于其他指数,因为它在跨太平洋评估中包含了保费,其指数显示亚洲-西海岸航线的运费为FEU 15817美元,今年迄今为止,这一数字已经上升了15%。Drewry对该航道的评估今年以来下降了21%。

 

在过去,尽管方法不同,各种指数给出了非常不同的美元估值,但它们通常基本能在同一区间上下波动,现在,这些指数所显示的方向出现了背离。

 

港口终端拥堵情况:

 

港口拥挤严重影响即期运费,周四(4月7日),在洛杉矶和长滩等待泊位的集装箱船只有41艘,远远低于1月9日创纪录的109艘。本周一排队的船只有33艘,仅比去年同期多了5艘。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分析师Ken Hoexter指出,南加州港口拥堵“缓解速度快于预期”。 George Griffiths认为,许多航次在最后一刻被迫推迟,所以排队的队伍有所减少。

 

Xeneta首席分析师Peter Sand表示,由于疫情采取的封锁,离开亚洲的箱子减少,西海岸正在获得一些喘息空间,但更重要的是,货主将入境货物从西海岸转移到东海岸,且速度确实比以前更快了,他们正在逃离西海岸,因为他们担心即将到来的与工会关于7月1日到期的港口工人合同的谈判会造成大规模破坏。

 

Marine Traffic是一款可以查看全球所有的船舶实时定位的软件,其数据显示了一个重大的逆转:现在东海岸的运力比西海岸要大。截至本月3日,在东海岸等待的船只的吞吐量比西海岸多8.7万TEUs。

 

数据提供商eeSea也跟踪端口拥塞水平,它使用船舶定位数据来计算拥挤率:在区域港口等待泊位的船舶占在泊位和等待的船舶总数的百分比。

 

数据显示,洛杉矶/长滩的拥堵情况今年迄今已经急剧下降,而东海岸的拥堵情况则有所上升。直到上个月中旬,上海和宁波的交通拥堵率还低于美国,而中国目前的拥堵程度高于南加州。

 

其他:

 

解读所有这些市场信号变得越来越复杂。即期汇率似乎正在回落,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拥堵情况看起来正在减少,但可能只是转移到其他港口,当上海的封锁结束时,拥堵情况可能会逆转。美国的消费需求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作用有多大,持续多长时间还不清楚。

 

航运咨询公司Vespucci Maritime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知名分析师Lars Jensen发表的一篇评论中写道,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封锁,将在短期内降低从上海驶出的船舶对舱位的需求,这意味着“该地区的其他港口将有更多可用的船舶空间,因此预计运费将面临下行压力。”一旦重新开放,预计将会有大量的货物从上海运出,这又将会给运价带来急剧上升的压力。

 

Lars Jensen承认,一个不确定因素是“美国通货膨胀对消费者支出的影响令人担心”。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刚刚下调了9支运输股的评级,原因是“对需求的担忧和价格的下跌”。FreightWaves的货运数据显示,包括非港口市场在内的国内货运需求大幅放缓。

 

零售商Restoration Hardware最近证实,对其家用产品的需求突然下降。

 

Lars Jensen表示,卡车运输业的数据是我所见过的最具说服力的经济放缓的论据之一,尤其是像家居用品这样的产品。经济确实开始放缓了,但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